雨铎

【普奥】论宿舍情侣的危害【?】

#普奥#
#略污慎#
#校园架空#

自从基尔伯特宣布他和罗德里赫在一起了之后,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时常觉得,他们四人的宿舍即使不开灯也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理由?
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秀恩爱秀得亮瞎眼,所以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总认为自己不接电也执着地发着光。因此他俩最近都是踩着宿舍锁门的点回去,以求最大限度地减轻心灵上的伤害。

这天他俩同样踩点回去,在宿舍门外听见了那对小情侣的对话——
“诶诶诶弄出来了小少爷快点拿纸巾擦擦!”
“……笨蛋先生别浪费啊。”
于是他俩推门进去,却看见——
基尔伯特坐在他下铺床位的床边,手上捏着一堆纸巾;罗德里赫跪坐在基尔伯特身前的地上,歪着头以一种十分诱人的姿势舔舐着从他手腕上蜿蜒流下的乳白色液体……





非礼勿视是吗。




想多了哟。
那只是很贵的酸奶而已呢,不能浪费的呢。

【双奥日常】Talking Body

#双奥#
【这是一份黄馅的小甜饼】
【建议食用BGM Talking Body - Tove Lo】


罗德里赫最近发现,萨尔茨有点不一样。
自从萨尔茨在一次聚会时被本田葵坑得不得不唱小黄曲后,他似乎就多了一个在家里唱各种语种的小黄曲的爱好。从《虎视眈眈》到《威风堂堂》,再到《S&M》,萨尔茨不光唱,还顺便把舞也练练。罗德里赫觉得,每次当他推开萨尔茨隔音完美的房门时,都要做好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心理准备。

这天罗德里赫推开萨尔茨房门时,萨尔茨正在录歌,是那首《Talking Body》。罗德里赫正准备关上房门离开,但转椅上的萨尔茨似乎发现了他,转身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对着罗德里赫张开了双臂,一副要抱抱的样子。
罗德里赫有些不解地走过去,刚靠近些就被萨尔茨扯着扑到了他身上。罗德里赫皱了皱眉,刚想斥责对方,却听见萨尔茨对着他略带着些委屈地唱道:“Wanna keep you here,cause you dry my tears…”才想起来对方录音时自己不应该开口,只好由着对方像抱大型玩偶一样抱着自己。罗德里赫盯着萨尔茨带着笑意的紫红眸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对方怀里,准备安安静静地等着萨尔茨把这首歌录完。
但,萨尔茨绝不会仅仅把罗德里赫当人型抱枕。
萨尔茨的手搭在罗德里赫的腰上,隔着衬衫在罗德里赫的背上来回抚摸。
【Now if we're talking body】
萨尔茨凑在罗德里赫的耳边不怀好意地吐息。
【You 've got a perfect one,so put it on me】
萨尔茨揽着罗德里赫的腰向下按,他自己还颇为情色地向上顶了顶。
【If you love me right ,we love/fuck for life ,on and on and on】

罗德里赫觉得萨尔茨根本就是在玩火。过分极了。

当萨尔茨终于把这首歌唱完时,罗德里赫也刚好从他怀里爬起来,带着满面的红晕——谁知道那是羞出来的还是气出来的。
“您这个笨蛋先生!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种下流事!”
“我亲爱的愚蠢的小罗迪,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开口拒绝,我又没有强迫你。”
“您不是在录歌……?”
“哦亲爱的谁告诉你我在录歌了?”
“……您!太过分了!”
“您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过分了,至于这么激动吗。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 20 一个惊喜【普诞生贺】

大概是去年写的东西……lofter没有放那就补放一下好了……白开水性质的砂糖向……
——————————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 20 一个惊喜【普诞生贺】 #房东房客paro#
#内有其他cp出没注意#
1月17日,基尔伯特生日的前一天。
基尔伯特一大早就出去和恶友们狂欢,提前庆祝,直到天黑都不见人影。他从没告诉过罗德里赫他的生日究竟是什么时候,因此罗德里赫这一天就如往常一样。
天已黑了,罗德里赫在弹钢琴。换谱子的间隙听见电话响了,是基尔伯特。
“……小少爷?”“贝什米特先生您有什么事吗?”罗德里赫少见的有些不耐烦。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
“如果您再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我就要挂电话了。”
“诶别!就是……本大爷喜欢你!”
罗德里赫第一个反应就是基尔伯特在跟他开玩笑。他仔细听了听,发现对方那边似乎有被压抑着的笑声,这让他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请不要和我开这样无聊的玩笑好吗,大笨蛋先生!” 没等对方答话,厨房就传来一声巨响。罗德里赫明显被吓到了,一个手抖挂断了电话。
————
几分钟前,弗朗西斯开的酒吧。 “行啊基尔伯特!运气这么好!连着三次都是你了哈哈!”
基尔伯特死盯着那个已经连着三次指向自己的转盘,心想着这个转盘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他抬头瞪了一眼把这个转盘带来的王耀。王耀本人在之前的游戏中被本田菊灌了不少酒,也是有点醉,发现自己被人瞪了以后竟然下意识地往本田菊怀里缩了缩。本田菊在高兴之余也回瞪了基尔伯特。 “第三次就第三次吧本大爷也不在乎了……说吧这次又要干嘛?”基尔伯特发誓他已经做好了在众人面前跳脱|衣|舞的准备。
弗朗西斯环顾了一下目前在酒吧里的众人:瓦尔加斯兄弟分别被安东尼奥和路德维希护着,亚瑟处于半清醒状态正一边骂着阿尔弗雷德一边往他怀里钻,马修一直很安静地抱着熊不知道多少郎还是吉坐在自己旁边——都不好下手。
“呐呐小基尔,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单身哦,那么你就打电话和暗恋对象告白好了~哥哥我知道你本来就打算生日时告白,所以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哦~”
该死的本大爷收回前言。本大爷在乎得很啊! “不过分不过分……弗朗西斯你丫也是够狠。”基尔伯特掏手机打电话。 “开扬声哦~”刚刚还微醺的众人一下子清醒过来,开始起哄。
“……小少爷?”
————
“小罗德挂电话了诶……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诶……”弗朗西斯凑上去。基尔伯特皱着眉转头瞪他:“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要不是你们笑得太大声,本大爷就,就不会被骂了!”其实他想说告白成功来着,只是话到了嘴边却被他咽了下去。这种带有玩笑性质的表白,应该不能算告白吧。
之后基尔伯特一直跟他弟似得绷着个脸。唯一没喝酒且有存在感的阿尔弗雷德非常眼尖的发现了这一点,感受了一下当时微妙的气氛——他感受到了单身狗的满满的怨气。于是他少见的没有装KY:“现在也不早了,hero认为生日还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过,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 “小子你终于说了句和你年龄相称的话。本大爷先走一步了。”基尔伯特像一只肥啾【划掉】鹰一样窜出了酒吧,也没管酒不酒驾的问题,开了车就往家飙。
他和罗德里赫合租的公寓离酒吧并不远,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基尔伯特被那帮人灌了不少酒,可他现在格外清醒。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包括他要如何面对罗德里赫。要知道,他和罗德里赫签的租房合同过明天就要到期了,如果这个时候罗德里赫拒绝和他续约,他将变成无家可归的家伙——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日礼物。 他站在门口,深呼吸平静了一下。
准备拿钥匙时,家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您上楼的声音整栋公寓都听得见。” 基尔伯特愣了一下,随后极快地进了门。“那个……罗德里赫,之前那个电话……”他刚想解释,就被客厅里那个挂钟的零点报时声打断了。
1月18日,零点。
“生日快乐,基尔伯特。”罗德里赫从厨房端出一个蛋糕,“您的生日蛋糕。” 基尔伯特终于明白,电话被挂断时,对方那边传来的奇怪声响是怎么回事了。“Danke.”他端着蛋糕回自己的卧室。 “小少爷似乎没有生气啊……可是他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基尔伯特一边思考,一边吃着罗德里赫专门给他做的蛋糕,“这蛋糕味道不错……” 蛋糕很快就见了底。基尔伯特突然发现蛋糕下垫的油纸和盘子之间好像夹了什么东西。他小心的将夹在里面的纸条抽出来。正面空白,反面却让基尔伯特吓了一跳。 那上面写着:我也喜欢您,大笨蛋先生。 在基尔伯特的大脑还在判断这张纸条的真实性时,基尔伯特的身体已经先于他的思想开始行动,推开了罗德里赫所在的主卧室的房门—— “罗德里赫你说的是真的吗诶诶诶诶诶!” “大……大笨蛋先生您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事后,根据贝什米特先生所述,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罗德里赫正在换衣服。
1月18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在主卧的床上成功与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续约,获得公寓的永久居住权,并额外获得了一名恋人,真是可喜可贺。 “这是本大爷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END————
【迷你番外】
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 分享图片 【图片】
——评论——
世界的初恋尼酱:擦,基尔本垒了?!动作真快
种番茄的亲分:动作真快+1
世界的H ero☆:动作真快+2
胃药不足:哥哥你…..动作真快+3
老王-隔壁卖中药:简直禽兽……动作真快+4
菊苣-有脑洞请戳在下私聊:@世界腐女组织亚细亚分部长 湾湾,这次出这对cp如何↑动作真快+5
世界腐女组织亚细亚分部长:@世界腐女组织欧罗巴总部长 洪姐,交给你了↑动作真快+6
世界腐女组织欧罗巴总部长:等等那是罗德里赫!?大好青年被掰弯了啊……
——还有10条评论,点击展开——
——【番外END】——

【奥诞生贺】豆丁奥/地/利

虽然小少爷的生日是明天但是还是提前发了比较好……大概是平淡得跟白开水一样的文呢。

——————————

10月25日,清晨。罗德里赫睁开眼睛,在眨着眼迷糊了几秒后,他半撑起身子,眯着眼伸手去够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

第一下。没够着。看来不是放在那里。

第二下。还是没够着。不太对劲,他的眼镜呢?

第三下。依然没够着。奇怪,怎么老是摸不到,一直在摸床头柜……

罗德里赫终于完全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准了他眼镜的位置,伸手去拿。

等等,那是他的手吗?小小的,白白嫩嫩的,带着点婴儿肥……婴儿?!

罗德里赫终于完全清醒了,他挣扎着从他那张大床上下去,跑到他房间里那面落地全身镜前……

竟然真的变成小孩子了……

罗德里赫看着镜子里面变得小小一只穿着白色婴儿服的自己,有些无力地想着自己最近究竟得罪谁了,明明欧罗巴那三个懂魔法的他都没有去招惹……

他歪着头盯着豆丁化的自己想了一会,开始玩命地敲起了镜面。很快,镜子里就出现了明显是刚睡醒的萨尔茨。本来萨尔茨还在边打呵欠边抱怨他不是罗德里赫的召唤兽,但在他看清罗德里赫后——准确说是在平视找不见人以后低头才看见的——马上就精神了,长腿一迈就从镜子里窜了出来。

罗德里赫还没反应过来萨尔茨是怎么在大白天跑出来的,他就已经双脚离地,被萨尔茨抱起来了。

豆丁什么的,最容易被人抱来抱去了不是吗。

“……萨尔茨,放我下来。”罗德里赫板着张扑克脸,如果脸没有那么可爱,再加上少了副眼镜,那个表情跟他平时没什么区别。不过这种严肃的表情让一个小孩子做出来,除了可爱,似乎没什么别的词可以形容了。

“诶呀真的是小罗德!跟我小时候见到的一样可爱啊!”萨尔茨一副兴奋的样子,然后捏了捏罗德里赫绷着的小脸。他这一下可没有收着劲,所以直接把罗德里赫疼得快哭出来,然后小罗德就眼角带泪地把萨尔茨的眼镜扯了下来抱在怀里,顺手把他的刘海也抓乱了。

这次轮到萨尔茨板着脸了:“听话,把我眼镜还我。不然我就让全欧罗巴知道你变小了。”“……哼。不要。”

萨尔茨推开房门,面无表情地往维蕾娜的房间走去。“给不给?”“才…才不给!”

哎呀哎呀动摇了呢。

萨尔茨开始敲维蕾娜的房门。罗德里赫才不情愿的把眼镜还他。


维蕾娜从来没想过,他能看见他哥变小了的样子,那可真是……可爱得不得了啊……

所以当她打开房门看见萨尔茨抱着豆丁罗德时,她几乎要激动地尖叫出来。当然她的良好教养让她没有这么做。她马上回房间找了件斗篷给小罗德披上,然后拎着裙摆去给小罗德和萨尔茨做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由于萨尔茨和维蕾娜一致认为刀叉对于小孩子来说太过危险,于是就让父爱泛滥【划掉】万年弟控的萨尔茨一点一点喂罗德里赫吃。

其实变小也不是特别糟糕吧,有人伺候诶。豆丁罗德这么想。


吃过早餐,罗德里赫正坐在萨尔茨腿上,抱着一杯果汁听着萨尔茨给他念故事。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那声音大得足以把死人吵醒。

萨尔茨抱着小罗德去开门,门外站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先是愣了几秒,然后……“Kesesese小少爷竟然变小了!来让本大爷抱着蹂躏一会!”说着就伸手去抱罗德里赫。

但是他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抱着小罗德的是萨尔茨。所以萨尔茨扯出了个非常纯良的微笑:“您休想。这是我弟凭什么给你抱?”然后转身就走。罗德里赫趴在萨尔茨肩上,吐着小舌头朝基尔伯特做鬼脸。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自己鼻根热热的,抬手一摸,红的……这小少爷变小了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过了一会儿伊丽莎白来了。又过了会罗德里赫的熟人几乎全来了。母性泛滥的女孩子们把罗德里赫当成了大只的芭比娃娃,把各种小裙子小衣服往他身上套;男士们就扎堆,该吵架的吵架,该秀恩爱的秀恩爱,总之是把不大的地方挤满了,热闹得就像王耀家小长假时的旅游景点。

最后罗德里赫终于觉得吵过头了,忍无可忍地想要去砸钢琴——然而他发现,他矮得连琴凳都爬不上。苍天呐,他的心那个塞哟。

最终还是萨尔茨遣散了那一干闲杂人等,并把气得玛利亚采尔都绷直了的小罗德抱在怀里顺毛。


罗德里赫毕竟是个豆丁,小孩子的精力当然不敌成年人,累了就睡着了。萨尔茨尽职尽责地履行他召唤兽的本职工作,把小罗德抱上床盖上被子掖好被角还附赠一个晚安吻。

“晚安罗德里赫。明天……你一定会长大的。”


10月26日,清晨。罗德里赫睁开眼睛,在眨着眼迷糊了几秒后,举起自己的手放在眼前。五指修长骨节分明。他变回来了。

他起身,戴上眼镜,走到镜子前。

“生日快乐。”

“你也是。”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双奥#七夕段子

其实跟七夕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时间所以只写了几部分……



“听说,今天是王黯家的圣瓦伦丁节?”

“是啊……不过王耀说这本来是女士们过的节日呢……结果演变成这样。”

“……”


……


“知道那个白毛蠢货没陪你,那就只有我陪你了。”

“哥哥你不要随便骂人。你不是天亮就得回镜子里吗,怎么陪我。”

“身为哥哥当然有办法。”

“……您就这样哄哄您自己吧。”


……


“呀,天快亮了……我该回去了。”说罢便转身向镜子走去。

“不过……罗德,可以给我一个告别吻吗。”

“……好。”

罗德里赫闭上了眼。萨尔茨牵着他的手将他拉近自己。

唇上是一片温热,睁眼却发现自己吻的是冰凉的镜面。

展开对方塞在他手心里的纸条:

“您的影子会永远陪着您。”

他抬头看着镜子,镜中人仿佛在对他微笑。


异色奥设定。把之前写的改了改。


28 一方受轻伤 & 22 一场飞来横祸【设定猎奇,一方曾经是不良】

【食用须知】

文笔渣,慎。

现代架空设定。

未经修改,首发贴吧。

————————————

28 一方受轻伤 & 22 一场飞来横祸【设定猎奇,一方曾经是不良】

“罗德里赫!你怎么了!”基尔伯特一开门就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也难怪,谁让那个小少爷只是出了一趟门,回来之后从人设到画风都不太对劲: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变乱了,嘴角似乎有擦伤,领巾也被扯松了——

这怎么看都像是在街上被人【哔——】了啊!

罗德里赫倒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只是目光有些空洞。他偏了偏头:“只是刚好遇上‘老朋友’了而已。一会再跟你说吧。”说罢便往琴房走去,不一会拎出了一个医药箱。

基尔伯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罗德里赫熟练地拿出碘酒处理手臂上的擦伤——天哪他竟然连手上也有伤——并且表情十分的淡然,直到他开始处理手背和手指关节上的擦伤——基尔伯特看见他皱起了眉。

罗德里赫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一双弹钢琴的手——绝对不适合打架,更不适合受伤。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夺过罗德里赫手上的碘酒,执起他的手开始给伤口消毒,然后细细的缠上绷带,最后在手背上落下一吻:“这几天先别弹钢琴了,等伤口好了再弹,留下疤就不好看了。”罗德里赫刚想说这点小伤根本不需要缠绷带也不会留疤更不会影响他弹钢琴,但话都被基尔伯特的话和吻给堵了回去。

“罗德里赫,到底发生什么了,给本大爷说清楚。”



其实事情很简单。罗德里赫中学时是个不良,他今天出门时遇见了曾和他干过架的人,于是愉快地打了一场,平手,就这样。

相信屏幕前的各位现在一定以为作者打错人名了,或者搞错人设了,或者吃错药了。请再多看几遍。接受了吗?没接受就再去多看几遍。好了我们继续。

基尔伯特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毕竟那听起来就像是罗德里赫为了糊弄他而说出来的谎话,而且——他眼前这个每天只会安安静静做事情的小少爷,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打架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可是和你一个学校的,难道你没见过我?”罗德里赫冷静地补刀,“那时我的样子差不多是这样,你确定没见过我?”

他把自己的刘海拨乱,眼镜摘下来,用手挡住唇边的美人痣——

“本大爷想起来了,你是音乐部的那个——!”罗德里赫微笑着点点头。



那是基尔伯特十七岁时。他至今还记得,那次他路过音乐部活动室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坐在钢琴前,贴着创口贴的手正在黑白琴键上飞舞。那人脸上也贴着创口贴,稍长的刘海在他的额前垂下,挡住了眼睛。一曲终了,那个穿一身黑的家伙打开活动室的房门,抬眼瞥了基尔伯特一眼,然后走开了。从此基尔伯特就再没在学校见过那个人。他也曾打听过,但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那个人的出现就像一场飞来横祸,在他毫无防备时袭击了他,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不灭的疤痕。基尔伯特也因此发现了自己性向的不对劲。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基尔伯特终于知道自己的初恋和现任恋人原来是同一人,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认栽了。

你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场飞来横祸,不过本大爷愿意为了你遍体鳞伤。

————END————

【作者扯淡时间】

最近普奥tag里的刀片偏多啊……于是搬来这篇【也许算甜的】文来平衡一下……

最近文力不足,处于以下状态:

【正在找回文力】

【找回失败】

【查看原因】

【此物不存在】


关于常色和异色奥的脑洞段子【3】

#双奥##萨尔茨·埃德尔斯坦##维蕾娜·埃德尔斯坦#

屋内的小提琴声戛然而止。

“我亲爱的维蕾娜小姐...您,在五分钟内,足足拉错了3个音。您能解释一下吗?”

“......这支曲子被我改过,萨尔茨。”

“哦是吗?那您改编得可真是不成功。难道您的乐理知识都被您塞到萨赫蛋糕里去了吗,嗯?”

“您...!真是个大笨蛋先生!”

“那么蠢货小姐,我必须提醒您......”

厨房突然传来一声奇怪的巨响。

“......罗德里赫刚刚进了厨房,试图改造您放在烤箱里的萨赫蛋糕......”

这时罗德里赫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盘蛋糕:“擅自动了您的蛋糕很是抱歉...虽然有奇怪的声音,但请你们还是尝试一下...咳咳......”从厨房飘来的烟雾引得他开始咳嗽。

萨尔茨和维蕾娜对视一眼:厨房又要装修了......


......

说个事吧,反正也没人理我。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呢,我在折腾异色的设定。当异色奥的设定产出以后,有人说想看异色奥跟基尔抢罗德or跟罗德抢基尔这么个事儿,当时觉得还挺有意思但我现在发现,根本写不出来。

产出异色设定以后我就用设定去语c,现在整个人都用Salz的思维思考。今天上群里问安的时候突然发现群里的基尔和罗德成cp了......哦他们俩原来认识吗!原来那只基尔盯那只罗德盯很久了吗!

顿时一种......单身狗的深深失落感......内心是崩溃的好吗!

(如果换成是Salz,应该是一种【好好的弟弟怎么就嫁人了呢!】这种心态,总之就是一时无法冷静下来。)

于是就导致了我现在连看文都觉得在虐自己的这种心态...更别提写文了......

【短期内,没找到cp前,暂不写文。】

【什么时候我内心不崩溃了再写吧。】


以上,来自一个单身狗的深深怨念。

关于异色普的设定

...其实我还没写出来。因为......这个东西有一定的设定但是又少的可怜完全不像异色奥只要有脑洞就可以写也没人会说什么......

度娘上有人给了一点设定,你们看看。


光名字就有两个啊!还长发!

说到名字我想起个事。一般国内语c圈异色独叫爱因斯(Eins),但是国外语c用的是路茨(Lutz)。看到爱因斯我就想到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然后发现了一个奇妙的巧合——异色普Alba和异色独Eins刚好是他名字的前半部分。

然后我想起群里有个妹子有Alba的皮,然后就去问一下设定,结果人家告诉我那是她自设还是用尼古拉斯靠谱点

再说那个长发。我还没入语c圈的时候见过几张图,有异色普,短发,脸上有一道疤垂直平分他的左眼。然后.....我纠结了。以前在b站上看过一个mmd,就有尼古拉斯:蓝瞳,金色短发,但是脸上没有疤。

其实我扯了那么多就是想说......综上所述,我暂时还写不出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