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铎

28 一方受轻伤 & 22 一场飞来横祸【设定猎奇,一方曾经是不良】

【食用须知】

文笔渣,慎。

现代架空设定。

未经修改,首发贴吧。

————————————

28 一方受轻伤 & 22 一场飞来横祸【设定猎奇,一方曾经是不良】

“罗德里赫!你怎么了!”基尔伯特一开门就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也难怪,谁让那个小少爷只是出了一趟门,回来之后从人设到画风都不太对劲: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变乱了,嘴角似乎有擦伤,领巾也被扯松了——

这怎么看都像是在街上被人【哔——】了啊!

罗德里赫倒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只是目光有些空洞。他偏了偏头:“只是刚好遇上‘老朋友’了而已。一会再跟你说吧。”说罢便往琴房走去,不一会拎出了一个医药箱。

基尔伯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罗德里赫熟练地拿出碘酒处理手臂上的擦伤——天哪他竟然连手上也有伤——并且表情十分的淡然,直到他开始处理手背和手指关节上的擦伤——基尔伯特看见他皱起了眉。

罗德里赫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一双弹钢琴的手——绝对不适合打架,更不适合受伤。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夺过罗德里赫手上的碘酒,执起他的手开始给伤口消毒,然后细细的缠上绷带,最后在手背上落下一吻:“这几天先别弹钢琴了,等伤口好了再弹,留下疤就不好看了。”罗德里赫刚想说这点小伤根本不需要缠绷带也不会留疤更不会影响他弹钢琴,但话都被基尔伯特的话和吻给堵了回去。

“罗德里赫,到底发生什么了,给本大爷说清楚。”



其实事情很简单。罗德里赫中学时是个不良,他今天出门时遇见了曾和他干过架的人,于是愉快地打了一场,平手,就这样。

相信屏幕前的各位现在一定以为作者打错人名了,或者搞错人设了,或者吃错药了。请再多看几遍。接受了吗?没接受就再去多看几遍。好了我们继续。

基尔伯特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毕竟那听起来就像是罗德里赫为了糊弄他而说出来的谎话,而且——他眼前这个每天只会安安静静做事情的小少爷,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打架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可是和你一个学校的,难道你没见过我?”罗德里赫冷静地补刀,“那时我的样子差不多是这样,你确定没见过我?”

他把自己的刘海拨乱,眼镜摘下来,用手挡住唇边的美人痣——

“本大爷想起来了,你是音乐部的那个——!”罗德里赫微笑着点点头。



那是基尔伯特十七岁时。他至今还记得,那次他路过音乐部活动室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坐在钢琴前,贴着创口贴的手正在黑白琴键上飞舞。那人脸上也贴着创口贴,稍长的刘海在他的额前垂下,挡住了眼睛。一曲终了,那个穿一身黑的家伙打开活动室的房门,抬眼瞥了基尔伯特一眼,然后走开了。从此基尔伯特就再没在学校见过那个人。他也曾打听过,但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那个人的出现就像一场飞来横祸,在他毫无防备时袭击了他,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不灭的疤痕。基尔伯特也因此发现了自己性向的不对劲。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基尔伯特终于知道自己的初恋和现任恋人原来是同一人,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认栽了。

你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场飞来横祸,不过本大爷愿意为了你遍体鳞伤。

————END————

【作者扯淡时间】

最近普奥tag里的刀片偏多啊……于是搬来这篇【也许算甜的】文来平衡一下……

最近文力不足,处于以下状态:

【正在找回文力】

【找回失败】

【查看原因】

【此物不存在】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