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铎

【奥诞生贺】豆丁奥/地/利

虽然小少爷的生日是明天但是还是提前发了比较好……大概是平淡得跟白开水一样的文呢。

——————————

10月25日,清晨。罗德里赫睁开眼睛,在眨着眼迷糊了几秒后,他半撑起身子,眯着眼伸手去够他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

第一下。没够着。看来不是放在那里。

第二下。还是没够着。不太对劲,他的眼镜呢?

第三下。依然没够着。奇怪,怎么老是摸不到,一直在摸床头柜……

罗德里赫终于完全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准了他眼镜的位置,伸手去拿。

等等,那是他的手吗?小小的,白白嫩嫩的,带着点婴儿肥……婴儿?!

罗德里赫终于完全清醒了,他挣扎着从他那张大床上下去,跑到他房间里那面落地全身镜前……

竟然真的变成小孩子了……

罗德里赫看着镜子里面变得小小一只穿着白色婴儿服的自己,有些无力地想着自己最近究竟得罪谁了,明明欧罗巴那三个懂魔法的他都没有去招惹……

他歪着头盯着豆丁化的自己想了一会,开始玩命地敲起了镜面。很快,镜子里就出现了明显是刚睡醒的萨尔茨。本来萨尔茨还在边打呵欠边抱怨他不是罗德里赫的召唤兽,但在他看清罗德里赫后——准确说是在平视找不见人以后低头才看见的——马上就精神了,长腿一迈就从镜子里窜了出来。

罗德里赫还没反应过来萨尔茨是怎么在大白天跑出来的,他就已经双脚离地,被萨尔茨抱起来了。

豆丁什么的,最容易被人抱来抱去了不是吗。

“……萨尔茨,放我下来。”罗德里赫板着张扑克脸,如果脸没有那么可爱,再加上少了副眼镜,那个表情跟他平时没什么区别。不过这种严肃的表情让一个小孩子做出来,除了可爱,似乎没什么别的词可以形容了。

“诶呀真的是小罗德!跟我小时候见到的一样可爱啊!”萨尔茨一副兴奋的样子,然后捏了捏罗德里赫绷着的小脸。他这一下可没有收着劲,所以直接把罗德里赫疼得快哭出来,然后小罗德就眼角带泪地把萨尔茨的眼镜扯了下来抱在怀里,顺手把他的刘海也抓乱了。

这次轮到萨尔茨板着脸了:“听话,把我眼镜还我。不然我就让全欧罗巴知道你变小了。”“……哼。不要。”

萨尔茨推开房门,面无表情地往维蕾娜的房间走去。“给不给?”“才…才不给!”

哎呀哎呀动摇了呢。

萨尔茨开始敲维蕾娜的房门。罗德里赫才不情愿的把眼镜还他。


维蕾娜从来没想过,他能看见他哥变小了的样子,那可真是……可爱得不得了啊……

所以当她打开房门看见萨尔茨抱着豆丁罗德时,她几乎要激动地尖叫出来。当然她的良好教养让她没有这么做。她马上回房间找了件斗篷给小罗德披上,然后拎着裙摆去给小罗德和萨尔茨做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由于萨尔茨和维蕾娜一致认为刀叉对于小孩子来说太过危险,于是就让父爱泛滥【划掉】万年弟控的萨尔茨一点一点喂罗德里赫吃。

其实变小也不是特别糟糕吧,有人伺候诶。豆丁罗德这么想。


吃过早餐,罗德里赫正坐在萨尔茨腿上,抱着一杯果汁听着萨尔茨给他念故事。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那声音大得足以把死人吵醒。

萨尔茨抱着小罗德去开门,门外站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先是愣了几秒,然后……“Kesesese小少爷竟然变小了!来让本大爷抱着蹂躏一会!”说着就伸手去抱罗德里赫。

但是他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抱着小罗德的是萨尔茨。所以萨尔茨扯出了个非常纯良的微笑:“您休想。这是我弟凭什么给你抱?”然后转身就走。罗德里赫趴在萨尔茨肩上,吐着小舌头朝基尔伯特做鬼脸。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自己鼻根热热的,抬手一摸,红的……这小少爷变小了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过了一会儿伊丽莎白来了。又过了会罗德里赫的熟人几乎全来了。母性泛滥的女孩子们把罗德里赫当成了大只的芭比娃娃,把各种小裙子小衣服往他身上套;男士们就扎堆,该吵架的吵架,该秀恩爱的秀恩爱,总之是把不大的地方挤满了,热闹得就像王耀家小长假时的旅游景点。

最后罗德里赫终于觉得吵过头了,忍无可忍地想要去砸钢琴——然而他发现,他矮得连琴凳都爬不上。苍天呐,他的心那个塞哟。

最终还是萨尔茨遣散了那一干闲杂人等,并把气得玛利亚采尔都绷直了的小罗德抱在怀里顺毛。


罗德里赫毕竟是个豆丁,小孩子的精力当然不敌成年人,累了就睡着了。萨尔茨尽职尽责地履行他召唤兽的本职工作,把小罗德抱上床盖上被子掖好被角还附赠一个晚安吻。

“晚安罗德里赫。明天……你一定会长大的。”


10月26日,清晨。罗德里赫睁开眼睛,在眨着眼迷糊了几秒后,举起自己的手放在眼前。五指修长骨节分明。他变回来了。

他起身,戴上眼镜,走到镜子前。

“生日快乐。”

“你也是。”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