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铎

【ER】You are the truth,not I 【摆渡人paro】

【00】
        “共和国万岁!我也是一个。”
        “你们一次打两个吧!”
        “你允许吗?”

【01】
        “R…格朗泰尔?醒醒。”
        格朗泰尔有些费力地睁开眼,满目都是一片耀眼的金黄。安灼拉。他想。
        他在安灼拉的帮助下慢慢坐起来。他仍在缪尚的二楼,这里依然是一片狼藉,却安静得令人心惊。
         “……只剩我们了,是吗?”格朗泰尔清了清嗓子。他的问题得到了安灼拉在迟疑片刻后的一个点头。
         “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那些官兵很快就会找到我们的。”

【02】
        “安灼拉!安灼拉!…你该不会是…快醒醒!”
        R,安静些。
        安灼拉清醒过来,凭着熟悉的景物辨别出了他究竟身在何方。破碎的木板、地板上的血迹、凌乱摆放的桌椅……
        “缪尚……”他喃喃道。
        “该走了,安灼拉。天亮了有一会儿了。”
        在跳下楼梯之前,安灼拉向二楼看了最后一眼。
        满地东倒西歪的酒瓶。

【03】
        格朗泰尔两手空空。安灼拉以“你现在可不能喝醉”为由,连个酒瓶子都不许他碰。
        哪怕拎个空瓶子在手上也好啊。聊以慰藉。格朗泰尔想。
        他们从街垒后巷的小街垒上翻过去,随后又从数十条小巷中穿过,好几次差点碰到巡逻的警察或官兵。这些七拐八拐的小巷,就连格朗泰尔都不知道会通向何方。他只能无言地跟在安灼拉身后。

【04】
        安灼拉开始跟随着格朗泰尔所指的路线前进。
        格朗泰尔自然是这方面的行家。没走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巴黎的城郊。
        这里的道路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禁闭着门窗。与其说是巴黎的城郊,更不如说是一片建着屋子的荒凉原野。
        不对劲。
        明明他们已经离开了官兵及警察的巡逻范围,可格朗泰尔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减慢。他一直在安灼拉前方两步左右的地方带着路,安灼拉不说话,他也一言不发。
        这也太奇怪了。况且……安灼拉看了看格朗泰尔的手。
        格朗泰尔两手空空。



我终于把这篇打出来了……啊不是,是开始填这篇的坑了_(:з」∠)_
我真的很喜欢我这篇的写法,但我同时也在怀疑我的文笔到底能不能把我想表达的东西说清楚_(:з」∠)_
TBC,祝食用愉快(。・ω・。)ノ♡

评论(3)

热度(14)